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前沿 >

晋国史话五:师服的预言果然成真,曲沃与本家的第一次

发布日期:2020-05-21 04:45   来源:未知   阅读:

晋国,初封时为唐国,后经第二代国君燮父将都城迁于晋水边的翼城,才更名为大众熟知的“晋”,这算是晋国第一次重大变革。时间流转,从燮父往后传了9代国君,晋国再次迎来转机。一代雄主晋文侯勤王辅政、匡扶大周江山,得到了平王的认可,更为晋国获得了天子锡命的“征伐权”。然而,正当晋国在文侯的带领下向着更高的舞台行进的时候,国君姬仇却突然陨落,让他们初尝霸业的脚步不得不停了下来。

为晋国带来发展的晋侯燮父和晋文侯

上一次,在下以2003年被发现的一座古墓入手,分析了一下该墓主人的身份,得出了“羊舌晋侯墓”应为晋文侯之墓的结论,算是跟这位雄主告了别。而今天,咱们仍要留在晋国,讲一讲文侯的继任者,也是他的儿子姬伯的故事。因为,姬伯登基后再次给晋国带来了新的转变,只不过这次的变化并不像他先祖燮父和父亲姬仇那样给晋国带来了发展,反而让晋国陷入了近70年的“嫡庶之争”的乱局。那这乱局是如何形成的呢?咱们这就来看一看

姬伯,姓姬名伯,在父亲文侯离世后继承了国君之位,史称晋昭侯。按理说,昭侯的父亲姬仇是那样一位优秀的晋侯,他又目睹了父亲是如何在周朝最动荡的时期,带领晋国逐渐走向强盛;他自己也获得了相对比较褒奖的谥号“昭”,不应该是位很差的晋侯啊。可怎么会是他开始让晋国乱了起来呢?这还要从他刚继位时的一件事说起。

晋昭侯继承国君之位

据《史记》、《竹书纪年》等史书记载,晋昭侯于平王二十六年登基,登基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封文侯弟成师于曲沃”。这看上去只是一次正常的封赏,而且受封的姬成师还是昭侯的亲叔叔,在新君登基的大喜之日,让叔叔一家也获得实惠,可谓是同喜同乐的好事情。但昭侯封给叔叔的这座城,却隐藏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史记?晋世家》中又记载道:“曲沃邑大於翼。翼,晋君都邑也”。各位看看,这昭侯是不是糊涂了,怎么能把一座比自己都城还要大还要好的城邑封给叔叔呢?这不是本末倒置、不合礼法嘛。不过,在咱们诟病昭侯这项封赏不当的同时,又一个问题也产生了,为什么晋国会有曲沃邑这样一座比都城还要大的城池呢?这事还得从昭侯的七世祖晋成侯说起。

昭侯封桓叔于曲沃